深圳溉樸農業科技有限公司
深圳溉樸農業科技有限公司 深圳溉樸農業科技有限公司_電話_總部地址
行業新聞
 
2014.07.21 | 溉樸信息部

化肥行業的變局

 
 
      7月3日,農業部全國農業技術推廣服務中心(以下簡稱“全國農技中心”)黨委書記杭大鵬來到了中國化肥最大的產業基地——山東省臨沭縣。他此行的目的是為了啟動水肥一體化技術與水溶肥在山東、河北、新疆、內蒙、廣西、云南、甘肅等10余個省的示范推廣。

  這種新型農業技術被作為全國農技中心重點推廣的“一號工程”,其背后隱現的是中國農業正在發生的一場巨大變革。

  隨著新一輪土改的全面推廣,大量田地流轉集中,中國農業誕生出新型職業農民——種植大戶、家庭農場主、合作社社長;采用新型的生產方式——規模化、集約化、現代化種植。新型職業農民與新型生產方式的出現倒逼著農資產業的變革。

  眼下,作為農業中最基礎、占比最高的生產資料,化肥產業已陷入到大面積虧損之中。整個化肥產業的轉型已成為國家(保糧食安全)、農民(增產增收)、企業(轉型升級)三方迫切的需求。

  節水的需求

  “未來中國化肥產業將迎來一場變革。”在全國水肥一體化技術示范推廣會議上,面對甘肅、內蒙等地農業部門負責人和眾多企業界人士,全國農技中心黨委書記杭大鵬如是說道,保障糧食安全的國家戰略和農業發展方式的轉變都在推動新型化肥市場的崛起。

  之所以水肥一體化技術與水溶肥會成為全國農技中心的“一號工程”,在杭大鵬看來,是因為它可滿足國家這一戰略需求。“人多、地少、水缺”已成為中國農業面臨的嚴峻難題。如何在“地少、水缺”的情況下保障13億人的糧食安全,成為了全國農技中心、農業部乃至中央政府最為緊要的任務。

  過去,中國農戶澆水多是“大水漫灌”、施肥普遍隨手撒施,不僅浪費水、肥資源,而且還會對土壤造成污染。水溶肥是采用水肥一體化技術、配合滴灌施用的新型肥料,具有節水高效等特點。

  全國農技中心測算的數據顯示,僅華北地區近2億畝小麥玉米發展水肥一體化,一年兩季可節水200億方,超過北京市5年用水總量,接近南水北調規劃總調水量的一半。

  2013年,農業部頒布的《水肥一體化技術指導意見》明確指出,計劃2015年全國水肥一體化推廣面積新增推廣5000萬畝以上。“這一農業新型技術和新型化肥的推廣實際上是一種無奈的選擇。”中國農業大學資源與環境學院教授陳清解釋道,水是農業生產的關鍵要素之一,中國的現實是最適合種地的雨水豐沛的南方都搞起了工業,成了糧食凈調入地區;最不適合種地、雨水稀少的北方,卻因為經濟落后只好發展農業。

  北糧南運,從某種角度來說就是“北水南運”。因為每生產1公斤糧食耗水量高達800公斤;瓜果蔬菜的水含量高達9成,從壽光運一車蔬菜到南方,意味著從北方旱地運送了9成的水到南方。更何況農業生產中還要損耗大量的水。

  如何在北方旱地保證糧食安全,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在去年11月山東考察時強調,“要以解決好地少水缺的資源環境約束為導向,深入推進農業發展方式轉變”;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明確提出要“注重永續發展,轉變農業發展方式,發展節水農業”。

  “新農民”的出現

  與此同時,新型農民的出現、生產方式的變化也倒逼著農業新型技術、新型肥料的興起。

  2008年,中國開始了土地流轉的試點。據農業部統計,截至2013年底,全國承包耕地流轉面積3.4億畝,是2008年底的3.1倍,流轉比例已達26%。中國誕生出無數的新型農業主體——種植大戶、家庭農場、合作社。國土部提出,到2020年建成高標準農田8億畝,意味著全國半數以上的耕地將改變傳統的生產方式。

  華南農業大學資源環境學院張承林教授指出,在過去一家一戶生產中,隨手撒施的復合肥在市場上大行其道是因為適應了農民傳統的生產方式。在土地流轉后、規模化生產中,傳統復合肥已無法滿足新型農業主體的要求。

  章銀旺是山西朔州應縣的種糧大戶,他流轉了附近村子520多畝地,其中包括70畝大棚。他說,過去一家兩三畝地,農戶無力投入資金、技術,只圖實惠便宜、簡單易行。傳統復合肥價格低廉、隨手撒施,適應了這一需要,盡管費時費力,但家庭耕種不計人工使這一問題被掩蓋。

  由此,十多年前復合肥出現后迅速占據了中國化肥市場的絕對主導地位。2013年,中國復合肥產量已達5000萬噸,位居全球第一。

  可如今,章銀旺流轉了500多畝地,每畝地流轉成本近千元,總投入上百萬元。章銀旺坦言,以前化肥農藥施用不對,也就損失800-1000元;如今,投入大風險大,一旦生產有失,動輒就要虧損數十萬元。

  像章銀旺這樣的種糧大戶普遍投建設施農業、種植高附加值作物。與過去的農戶不同,他們對農資價格并不敏感,考慮更多的是投入產出比。“如果一畝地蔬菜增產200斤,就有近800元回報;少用一個人力,一天就能節省120元。”章銀旺說。

  山東煙臺果農在穩產基礎上更希望水果早上市,櫻桃提前一周出售就能賣出七八十元一斤的高價;壽光菜農則更看重產量,每畝200斤的增產就有近八百元的增收;黑龍江的大豆種植戶最關心技術改進后能減少多少雇工,因為人力成本已從5年前三四十元/天漲至上百元/天;內蒙的瓜農更在乎西瓜口感品質。

  更高需求上的分化使得市場格局從傳統復合肥一統天下向多種新型產品共同主導過渡。除了水溶肥外,緩控釋肥、硝基肥等高端化肥市場大門也相繼被打開。

  陳清認為,新型化肥市場的開啟,是基于新型職業農民、新的生產方式、新的生產需求的產生。如,水溶肥通過滴灌施用,滿足了節水節能的需求;緩控釋肥緩慢釋放肥力,滿足了更長效、更省人工的需求;硝基肥快速釋放、吸收率高,滿足了增產高效的需求。

  資本搶灘

  目前,土地變革和城鎮化形成的商機已被部分嗅覺靈敏的國內外農資巨頭捕捉,不斷有資本投入其中。

  2013年7月以來,金正大投資數十億元在全國布局水溶肥生產基地;史丹利表示,公司擬出資6000萬元開展新型環保高效肥料的研發;面對國內高端化肥市場的啟動,挪威阿坤納斯公司也在謀求與中國企業的合作,在國內生物肥領域搶灘圈地。

  事實上,新型農資市場對于普遍虧損的化肥企業來說,也是一條救贖之路。

  目前,中國有復合肥生產許可證的企業多達4700余家,總產能超過2億噸。可實際總產量只有5000萬噸,整體開工率僅為25%至30%。

  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4年1—5月份,中國化肥行業利潤83.8億元,同比下降40.1%。其中氮肥虧損23.6億元,同比下降163.8%;磷肥3.5億元,同比下降34%;鉀肥17.7億元,同比下降30%。

  相反,水溶肥、硝基肥、緩控釋肥等新型化肥卻有著豐厚的利潤。以此次全國農技中心推廣的水溶肥為例,這種高端肥料占據著美國近6成的市場,以色列近百分之百的市場份額。一直以來,國外巨頭壟斷這一技術,中國水溶肥售價奇高。目前,進口水溶肥到港價約1萬元人民幣/噸,而市場終端價格每噸高達2萬元—2.5萬元。金正大董事長萬連步介紹道,企業已經與以色列利夫納特集團達成戰略合作,引入以色列先進的水溶肥技術。

  雖然國家出于糧食安全的考慮急于推廣新型技術和肥料,但化肥產業的整體升級絕非朝夕之功。

  傳統農業時代,復合肥由于氮磷鉀比例相對固定,化肥企業只顧生產,銷售則通過經銷商層層代理。如今,與規模種植相適應的新型化肥有著不同的功能,配比、用量、施肥方式也多種多樣。

  華南農業大學教授張承林指出,使用高端化肥有著較高的難度,需要技術輔導。國內企業要進軍高端市場,首先就要實現從生產商到服務商的轉型。事實上,國外巨頭均是通過技術輸出蠶食了中國化肥高端市場。

  國內現有的農技部門并不能幫助企業實現這一目標。山東農技部門的一位基層人士坦言,全國每個縣農技部門通常只有兩三個人的編制、且沒有經費,基本處于癱瘓狀態。

  如果企業為之,就要需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財力,重新組建農業技術隊伍,搭建銷售網絡。金正大2014年5月15日發布公告,公司將定向增發20.6億元,其中12.3億元用于建設高端化肥基地,4.3億元用于100家農化服務中心的建設。

  但并非每個企業都能融來如此多的資金。一位業內人士認為,在沒有國家補貼的情況下,企業、經銷商、零售商在國內推廣高端化肥往往事倍功半。前些年政府啟動了針對緩控釋肥的銷售補貼,但遲遲未能兌現。

 


上一條:各路精英會聚邕城 暢談香蕉產業發展新形勢
下一條:習近平在中華全國供銷合作總社成立六十周年之際作出重要批示強調 發揮供銷合作社獨特優勢和重要作用 譜寫發展農業富裕農民繁榮城鄉新篇章

行業新聞

 
活動公告

 
 
 
點擊下列產品圖片,即可查看產品詳細介紹
 
 
 
 
 
 
深圳溉樸農業科技有限公司
© 深圳溉樸農業科技有限公司 深圳市南山區茶光路1063一本電子商務產業園C605 郵編518055 粵ICP備15074529號-1
深圳溉樸農業科技有限公司 溉樸水溶肥 溉樸 GAP
【深圳溉樸農業科技有限公司最新招聘信息】- 58同城網
黄色成人网站app_成人影片免费下载_免费成人视频app